中国病理学泰斗去世 诊断曾被誉为“全国金标准

  原标题:中国病理学泰斗去世,她一辈子都在与逝世神争取患者生命

  1947年—1953年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;

图片来源:北京协和医院

  1993年,在北京协和医院病理科阅片 图片来源:北京协和医院

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协和医院的尸检例数每年都能达到200例。“刘彤华教学亲身参加每一例尸检。她将这些大体标本和组织蜡块全体编号保留,到八九十年代的时候,制作成了一套包含十多个系统的海内头一份教养幻灯片,全国各地病理科争相索要。”追随刘彤华30多年的技巧员王德田回忆说。

  1979年,北京协和医院病理科工作人员合影。前排左四:刘彤华 图片来源:北京协和医院

  1957年—1969年任中国协跟医学院病理学系助教、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医学研究所病理系助教及助理研究员;

  从医60余年来,刘彤华院士以前瞻性的眼光、深邃的学术洞察力,始终站在病理学科的学术制高点上,推动中国病理学科发展。

  1952年,北京协和医学院病理系高师凯旋生合影 。中右三:刘彤华 图片来源:北京协和医院

  在北京协和医院的病理科,患者经常可能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八旬老者端坐在显微镜前,精打细算地剖析病理、出报告、引导学生……

  1952年,刘彤华从上海来到北京,跟随胡正详传授做病理学研究。胡正详说过的一句话——“研究科学的人要陷溺在科学里,里外渗透,不能分心”,让刘彤华铭记了一辈子,坚守了一辈子。

  1969年,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医学研究所迁往四川简阳。几乎将所有的仪器设备、档案材料,包括尸检档案和尸检大标本全部带走,只给刘彤华留下了多少间空荡荡的屋子和两名技术员。

1952年,离开上海圣约翰大学前 图片来源:北京协和医院

  说起“病理”,很多个别网友可能会略感陌生。但家中有人罹患癌症的话,一定会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。简单说,病从哪里来、发展到什么程度、应该怎么治,很多临床医学的重要决定,都要从病理分析中寻求答案。

  她就是刘彤华院士,一辈子都在与逝世神争夺患者的病理学泰斗。

2001年,北京协和医院病理科医生读片探讨。右二:刘彤华

  接过文章,钟定荣发现,这是一篇由张孝骞教授和刘彤华教授配合实现并于1980年发表在《中华医学杂志》上的个案报道。也就是说,这个病例至少在25年前就已经由刘彤华诊断过了。她竟然能如此准确地找出20多年前的一个病理号!

  “在病理诊断中,凡不百分之百控制的,决不轻易下论断。她这种迷信态度至今深深地影响着我。”曾于1962年在协和深造、受过刘彤华指导,现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第三军医大学野战外科研讨所王正国传授说。

  刘彤华院士,一路走好!

  1929年11月13日出生于江苏无锡;

  “既然不能决定临床,那就选与临床离得最近的学科吧!”

图片来源:北京协和医院

  1995年,于科室工作留影 图片起源:北京协和病院

  由于对该病变不意识,钟定荣求教了刘彤华。第二天,刘彤华把钟定荣叫到办公室,从一个发黄的笔记本里翻出一个“342805”的病理号,说:“你把这个病理切片调出来看看,和你这个病变是同一类。”随后,刘彤华又从一叠文稿中抽出一篇交给钟定荣:“这是该病例的个案报告,你看完后还给我。”

  1991年,一位来自本地的女孩因发热、耳闷和鼻咽肿块,被当地医院诊断为鼻咽癌。无奈之下,一家人赶到北京求医,可所到之处都说无奈打消恶性肿瘤的可能。接下来的一个月内,刘彤华先后3次为该女孩复查病理切片,并清楚告知其为重度炎症,只有复查鼻咽部。

  人手不够,刘彤华就亲自干起技术员的活儿。每天清晨7时,她准时第一个来到医院,把浸蜡的标本包埋成蜡块,便于技能员上班后切片制片,以节省时间。白天,刘彤华要处理大批的阅片及报告。遇上疑难病例,她晚上还要留下来反复查资料。

  “时刻把本人当作一块干海绵,随时准备着接收大量的水分。”有人这样形象地形容刘彤华。

  当初,从1916年起的协和全部尸检档案,从1917年起的全部外检档案,一共110多万份,全都完好无损地保存在协和的档案柜里。有人感慨地说,与其说刘彤华保留的是一份档案,不如说保存的是一种学术传统。

  刘彤华签发的任何一个病理呈文都有明白的诊断,体现出干练、精准、摇动、果敢的“刘氏”风格。

  20世纪50年代初,医学高级专门人才奇缺,“高等师资训练班”应运而生。按照当时的规定,所有的医学生只能报基本学科。

  2004年,一名因骨痛7年伴活动妨碍并发明右股骨下端占位的52岁患者在协跟接受了手术治疗,术后病理发现增生的纤维组织及异样结晶沉积。

  1985年—1995年任病理科主任;

  “既然不能筛选临床,那就选与临床离得最近的学科吧。”从小破志要做医生的刘彤华取舍了介于基础与临床之间的病理学。

  刘彤华简介

  刘彤华院士是国内外有名的临床病理学家,65年来辛劳耕耘在病理学医教研第一线,对疑难病症的诊断率极高,尤其对淋巴结病理、消化道疾病病理、内分泌病理等病理诊断成绩精深,她的诊断被誉为“全国病理诊断的金尺度”。

  大医情怀永驻世间

  1953年—1957年任第六、七军医大学(现第三军医大学)病理系助教;

  1952年响应国家号召到北京协和医学院病理高级师资班学习;

  1978年—1985任北京协和医院病理科副主任;

前排中为刘彤华 图片来源:北京协和医院

  “脱离了母体的婴儿不仅要独破活下去,而且还要活得好。”抱着这样的信念,刘彤华开始了协和医院病理科的建设工作。开创性的工作总是充满了艰难与挑战。

  1969年,因病理学系随中国医学科学院试验研究所搬往四川简阳,她留在北京协和医院克服艰难困苦创办病理科,历任北京协和医院病理科助理研究员、副研究员、研究员,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教养、博士生导师;

  “时刻把自己当作一块干海绵,随时准备吸收大量水分。”

任务编辑:霍宇昂

  “在病理诊断中,凡不百分之百把握的,决不轻易下论断。”

  从事病理事业60余年,经刘彤华之手阅过的片子、签发的讲演达30万份之多,她却极少发生过错。

  2001年新年,刘彤华收到这位女孩的母亲寄来的贺卡,上面写道:“尊敬的刘老师,10年来我女儿复查全部畸形,是你为我女儿摘掉了癌症的帽子,使她免受了放疗之苦。”

  后来的文献查阅更让钟定荣吓了一跳:这个病例居然是由刘彤华诊断的中国首例肿瘤性骨软化。在刘彤华的领导下,钟定荣等将肿瘤性骨软化病例积累到34例,并率先在国内描绘了肿瘤性骨软化病例的多种状况。迄今为止,这种病在国际上报道仅100余例。

  “全国病理诊断的金标准”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,著名医学家、病理学家、医学教诲家,北京协和医院病理科教授、研究员刘彤华同志,因病医治无效,于2018年7月8日11时11分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,享年89岁。

  1999年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